首页 艺术资讯 艺术商城 艺术名家 个人展厅 视频访谈 书画频道 紫砂频道 展会频道 拍卖收藏 联系我们
 紫砂频道
 视频访谈
张思俭视频
王兴华视频
 展会频道
 拍卖收藏
 
 紫砂频道

壶圣故事

2014-03-31 11:54:58   来源:现代快报   点击:
一把紫砂土捏成的壶,拍出了1230万的天价。这是当代紫砂泰斗顾景舟的纪录。老爷子一辈子惜壶如命,并不是因为他所作壶太值钱,而是因为,做一把壶太不容易。

  壶命

  一把紫砂土捏成的壶,拍出了1230万的天价。这是当代紫砂泰斗顾景舟的纪录。

  老爷子一辈子惜壶如命,并不是因为他所作壶太值钱,而是因为,做一把壶太不容易。早年,红学家冯其庸作为顾景舟挚友,曾经为顾赋诗二首,其中一句“紫泥一握玉生烟”,让顾景舟大受感动,他要送把壶给冯,但冯执意不收。事后冯说,他做一把壶太不容易了,几个月都在琢磨,真是把命都做进去了。

  的确,在顾景舟心里,一把壶就是一条命。

  民国宜兴名人储南强1928年在苏州地摊上觅得的一把缺盖供春壶,后来作为紫砂的祖宗级作品,进入了中国历史博物馆。它到底是不是真品?顾景舟对此一直心存疑问。几十年里,顾景舟搜集史料,作了大量考证与研究。他一直有话要说,但每当他要发表关于“供春壶真伪”的研究结果时,总是有人出来加以劝阻。为什么?冠冕堂皇的理由是“保护紫砂的大好形势”,紫砂需要一个在佛龛上坐得住的老祖宗。于是顾景舟只得“顾全大局”。

  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对供春壶的研究。一直到临终前,他终于对徒弟潘持平开口了:

  “我一生曾看过13把供春壶,每个藏家都说壶是供春做的,只因壶盖损坏,由黄玉麟配盖,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。其实,那13把壶,都是晚清民初的壶手黄玉麟做的。其中的12把,我都对藏家说了实话,只有对上海松江徐姓老人所持之供春壶,我违心地说是真的。”

  潘问顾老,为什么对他要说违心话?

  顾说,徐姓老人年逾古稀,视此壶为珍宝,且又有心脏病,身体很差。当时他家境又不好,给我一种贫病交加的感觉,我怕闯大祸,故违心说是真的。

  在紫砂壶上说违心话,对于顾景舟来说,这也许是绝无仅有的一次。这是顾景舟性情的另一面,亦是他面对一个垂危生命作出的人性妥协。

  向生命妥协,在顾景舟的一生中,并非一次。

  1990年,宜兴主办第二届陶艺节前夕,顾景舟、蒋蓉等大师壶艺作品数十件被盗。警方迅即破案,案犯原是两个赌钱赌输了的小青工。根据当时“严打”的形势,这两个蟊贼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死罪。

  顾景舟闻之大惊。他认为,茶壶再金贵,也是泥捏的;人,是血肉之躯,父母把他们养大多不容易。他先是托人替两个案犯求情,既然壶已经追回来了,那就给他们一个悔过的机会吧。如果还缺什么壶,他可以补上。

  可是,顾景舟得到的消息是,当局口气很硬,案犯所盗之壶,属国家文物,一定要杀鸡儆猴,以正视听。

  顾景舟病倒了。他对身边人说,没想到,我作之壶,竟然祸及性命,真是造孽啊。他以抱病之躯,写下言辞诚恳的请愿书,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:

  “顾某之壶,无非抟泥之道;深蒙社会看重,浪得虚名。纵使壶值千金,亦不值一命之屑……普天之下,生命最为宝贵,若以顾某之壶,夺年轻之命,顾某寝食难安。万请政府给他们悔过机会,浪子回头,迷途知返;生命为重,刀下万慎!”

  请愿书一直寄到县、市、省级法院,一连多日杳无音讯,顾景舟心情沉重,茶饭不思,被家人送入南京某医院“隔离”起来。但凡宜兴有人来看望,他总要问起那两个案犯的情况。在南京一住便是50多天,他终于得到消息,一个死刑,一个死缓。他缓缓叹口气说:我壶做孽了。

首页     艺术资讯     艺术商城     艺术名家     个人展厅     视频访谈     书画频道     紫砂频道     展会频道     拍卖收藏     联系我们
Copyright 鼎盛艺术网.ALL Rights Reserved  
鼎盛艺术网 版权所有  
服务信箱:dsart99@163.com